保险牌照再躁动: 专业公司成资本介入突破口
时间:2019-10-18

⊙记者 黄蕾 ○编辑 陈羽

创始于1835年的老牌险企美国法特瑞互助保险公司,近年来接待了不少前去虚心讨教的中国同行。这家只有工程师、没有精算师的保险公司,将工程保险做成了一个产业链,制定的技术标准甚至已成为工程行业公认的安全标准,是中国保险公司眼中的“圭臬”。

在政策助力之下,中国也将出现这样的专业性保险公司,专而精、小而美。嗅觉灵敏的资本先行一步闻风而动,在对保险牌照趋之若鹜的同时,路径选择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,即不再如过去那样,一窝蜂涌向竞争激烈的传统寿险、产险领域,而是转身抢占尚待挖掘的专业保险细分市场。

专业险牌照诱惑

在严监管之下,各路资本对保险牌照的热度却丝毫不减。记者获悉,近半年来,有数十家待筹建的保险公司正在排队候场。在这一长串名单中,多数仍是传统的寿险公司和财险公司,包括:海金财险、融光人寿、天年人寿、东方文化财险、君平人寿、友泰财险、福家人寿、大诚国民人寿等。

但相比以往,多了不少专业保险公司的面孔。记者注意到,在近期已递交或有意向递交保险牌照申请的队伍中,以下公司引起了保险圈人士的关注:亚太互联网人寿保险、宜生人寿相互保险社、安宁人寿相互保险社、慈联人寿相互保险社、太平洋保证保险、牡丹信用保险、长宏健康保险、中贵火灾保险、众惠医联健康相互保险、仁安责任保险、汉唐再保险等。

其实自去年以来,还有多个带有专业险字样的保险机构名称出现在大众视野,这些公司专注于照护保险、气象指数保险、物流保险、公共安全保险、科技保险等细分领域。

一旦这些公司拿到“准生证”,对于国内保险行业的意义可谓深远。这意味着,需求巨大的专业保险市场将迎来专业化、法人化运营,专业保险机构的类型将更趋细化与创新。

以多家医药公司拟联合设立的长期照护人寿保险公司为例,从其上报给监管部门的申请材料来看,它的运营模式为“照护保险+护理服务+产业链投资”,目标是实现养老护理全产业链延伸,金融产业化整合;在具体的产品设计上,主要开发三种类型的长期照护产品——定额给付型、实物给付型和费用报销型。

长期照护保险需求产生的最根本原因,是人口老龄化、高龄化以及由此产生的失能化。医疗护理成本不断攀升的背后,蕴藏着养老护理产业巨大的市场空间。但受经济发展等历史因素制约,目前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中长期照护尚属试点阶段,而目前政策支持各种类型的专业健康保险机构发展,商业长期照护保险此时起步或许恰逢其时。

诱惑背后充满挑战

上述名单只是资本转道介入保险业的缩影。社会资本投“保”路径的转向,主要源于以下几个原因:一是在政策面,出于避免同质化竞争、扩大保险市场供应的考虑,专业性保险公司渐受政策鼓励和支持,监管部门在新设保险公司审批中开始对专业性保险公司有所倾斜;二是传统产险、寿险市场竞争已十分激烈,相对而言专业保险领域竞争尚不充分;三是股东在相关领域往往有一定的业务协同优势,可借势切入细分保险市场。

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感慨称,筹集资本并不难,但真正把它做起来却非易事。这道出了专业保险市场的特殊性。相较之下,专业保险公司比传统保险公司更细分、更专业,并且之前行业并无多少历史经验。在一些业务领域,甚至扔可能面临与传统保险公司狭路相逢、同台竞技的境遇。

即便是成功拿下保险牌照,之后还有更多的磨炼与挑战。创新往往与风险相伴而生,专业细分保险领域这一看似市场供给严重不足的“满地黄金”背后,却是对专业性保险新主体在资金、能力、技术、人才、行业标准、产品精算数据基础等极度匮乏下的多重考验。

因此,涉足的社会资本理应做好“盈利周期恐长于市场预期”的心理准备,短期内可能难以为股东带来投资回报。另一方面,如何避免大股东对专业保险公司现金流的控制,如何审慎应对产业资本和保险资本的融合等,这也是社会资本涉足专业保险市场所带来的问题。

业内不乏鲜活的前车之鉴:如果股东没有持之以恒的耐心,管理团队没有破釜沉舟的干劲,市场定位随波逐流,产品形态复制雷同,那么,“从专业性保险牌照上实现盈利突破口”终究只是黄粱美梦。